拉马克的食蚁兽

真与不夺,强得易贫。

app首页交给你

看到这个图片 我感觉把我想说的全说了
反抄袭 唐七确实已经臭名昭著
大风的小说从文笔到梗我都十分佩服,只能说唐七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。
尊重原作者不打官司这种行为。唐七的ssss确实很火,同时这个人也不知道买通了多少关系。真的和这种人打官司,我们群众也帮不上什么太多的忙,能不能成功,实际上对于原作者来说都是一次不小的影响。
只是有人黑电影电视剧的,因为电影电视剧是独立的版权,经过了改编,所以不能化为抄袭这一类里。
只是觉得有人打着反抄袭的名义狂黑看电影电视剧的人,其实真的没必要。在很多路人眼里,这其实真的挺招黑的。况且对某太太也没什么卵用。
我们国家在版权问题上,尤其是网络这一块,我相信慢慢会有新的政策出现。但抄袭始终都在,就像十多年前我们都知道的圈和梦里花落这两篇文,即便最后圈赢了官司,可梦里花落到今天依然可以买到,并且一样受人追捧。如今小说鱼龙混杂,我们太难分清此刻你的心头至宝下一刻不知又是抄袭了什么作品。全世界都没有办法彻底消除抄袭,但更希望的是作者要有良心和底线,这或许是减少抄袭的根本之道。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我需要冷静

是非审之于己,毁誉听之于人,得失安之于数
不争不抢别人就会放过你?不贪不奢就意味着两袖清风?世人以爱牡丹为耻,可又有几人不爱牡丹?
大概是自己选的路,跪着也得走完。

曾经沧海

之前是个预告 这回全文 渣文笔 请多多指教
^_^防喷^_^~
小虐预警😅
ooc属于我~
背景设定是执明和阿离开战后为保护阿离中箭而死,但实则始终是相信阿离的,只是做戏给骆珉及其背后boss疯疯土~但经历了这一切却还是无法再次如初般面对阿离,所以私心将共主之位给了阿离
(我知道这对阿离是种折磨,但对于我设定下的明明来说,这也算一种逐鹿天下后的解脱吧)

灵感来自于王国维悼念亡妻时的点绛唇,原文如下
屏却相思,近来知道都无益。
不成抛掷,梦里终相觅。
醒后楼台,与梦具明灭。
西窗白,纷纷凉月,一院丁香雪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以下第一人称🤗 是阿离视角的练笔
向煦台的羽琼花开了又谢,纷纷过了十年。
我把对你的思念都小心的珍藏于心头,因为我知道没有回报的思念有害无益,但我总是梦回那个雨天,你负玄甲于战马之上,那神情,我总是看不清…
究竟是爱,是恨,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还是求而不得的歇斯底里…
寂寞离亭掩,江山此夜寒。
我知道,王上定是恨透了阿离,才会用自己的胸膛挡下向我袭来的箭。我拼命地按住那个血洞,不知道是雨水还是别的什么迷蒙了双眼,眼前只有一片白雾,手上是渐渐消逝的余温。
“阿离……”
你玄色的衣袍在向煦台的晚风中猎猎飞扬,一如初见,赤子心性,单纯而不羁。
“阿离、阿离你怎么哭了,是谁欺负你了,本王好好教训他给你出气…”
“阿离,夜深风寒,你怎么穿的这么少,伺候你的人都死光了吗?快和本王回去…”
“王上…我…”片刻的怔忡,身上就被玄色的披风裹的严严实实,而那披风的主人,不知何时竟笑的没心没肺,像个孩子一样跑到羽琼花丛间,邀功似的看着我,一如我出来向煦台时的模样。夜半的风裹着寒意,竟生生吹落了满院的孤傲,如纷纷细雪,落入尘埃。
可你并不在意,你只是静静地看着我,温柔的似能化出水来,末了,你摘下一片苟延残喘的花,缓缓向我走来。
一步,两步……好像跨越了万水千山,风霜雪雨;跨越了三途河畔,奈何长桥。我再也控制不住内心压抑着的疯狂的思念,近乎歇斯底里的懊悔和求而不得,我近乎颤抖着抱住你的身体,熟悉的味道再一次跨越十年的等待萦绕在我早已伤痕累累的心间。执明,王上,你知道阿离后悔了,阿离不该用隐瞒作为善意来保护你,明知天下纷争无人能逃,却还是用笨拙的保护将你伤害的体无完肤……
“阿离,我的傻阿离啊……”我听见了你含着笑意的叹息,是不是又在笑我如痴儿般作茧自缚?
“阿离,不要哭了,你怎么总是学不会照顾自己,你要待几时,才能让本王放心?”
执明…你为何偏偏来入我的梦,十年生死茫茫,阿离放不过自己,难道你也放不过吗?
我知道梦终会醒,人总会走,茶终会凉,我想松开紧紧抱住你的手,却意外的被紧紧桎梏在一双冰凉有力的手中。
“阿离想本王,又为何想要放手?明明是你讲我扯入了梦,如今却要撒手不管,哪有这样的道理?”
“王上……”所有的解释都没来得及出口,就一阵天旋地转,转瞬间已被轻柔的放在了床上。
殿内烛火摇曳,我的眼前忽明忽暗,但却依然能清晰的看清那双如琉璃版透彻的眼,你到底是看透了一切,是不是这天下纷争,群雄逐鹿,勾心斗角在你心里,不过如沧海一粟,明月清风?
明明就是你的错,悠悠生死别经年,你怎么偏偏还是入了我的梦,让我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的放下,又一招不慎,平地掀起波澜万丈?
“阿离,你总是这样把苦与泪咽在心里,我到底何时才能放心将你一人留在世间?”
“不…王上…你不能走…阿离好不容易才能见到你,你怎么忍心…”
泪水湿透了枕边,睁眼的瞬间,万千缱绻如流水般去而无痕,只余床顶摇晃的红色床幔,和殿内依旧摇曳的灯火。
西窗雪,与梦俱明灭。
执明,你终究还是离我而去了。阿离私心将天权当做归宿,可没有了王上的天权,又怎么能算是我的归宿?
推开雕花的木门,羽琼落了满地,也不知是悼念谁。月华如水,我忽然看见你站在百花深处向我招手,我知道你最喜欢阿离站在羽琼花丛中的样子,你曾说我定是沉浮于碎玉琼花中的谪仙,下了凡,也定是不染纤尘的。
我欣喜地迈开步伐,直直从高台,坠向了那片花海…

恍恍惚惚,又过了十年,也看着羽琼花开落了十年,缠绵病榻日久,双腿亦不能正常行走,我却愈发觉得安心,这一世的悲欢离合,错错对对,也终该有了一个了结。
我听说这三千世界因果轮回,那你必然去了是度化成了仙,而我此生负债累累,也终将投入忘川之中,历那蚀心噬骨的劫。
唯愿来世,你我放过彼此,永不相见……
均天二十年三月十五,均天共主慕蓉黎因病驾崩于向煦台,传闻那一日仲春时节大雪纷飞,宫内羽琼花一夜之间枯死只余槁木,而王宫里的羽琼花,从此之后再无重开之时。
有宫人在打扫向煦台时,无意间发现了书桌上一张泛黄的纸,隽秀的梅花小楷只余了短短五字——
老来多健忘
我终究还是没来得及告诉你,于我刻骨铭心的挚爱,是你,也只能是你。

———完————


私心补完后半句——老来多健忘,惟不忘相思。

关于执离的一个脑洞

灵感来自于王国维悼念亡妻时的点绛唇,原文如下
屏却相思,近来知道都无益。
不成抛掷,梦里终相觅。
醒后楼台,与梦具明灭。
西窗白,纷纷凉月,一院丁香雪。

总觉得可以用第一人称练习一个随笔 只可惜 我不想让阿离死 换一个人的感觉似乎也不错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我的lofter APP首页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看过这个烤鸡 我就想问这位小哥 缺女朋友吗 特别能吃的那种